君子一世,为学、交友而已!唐宋来中国之昆仑

作者:admin
来源:http://www.weixiu6.cn/sbzx/253.html
日期:2022-09-28 23:36
评论:0
阅读 170

我是棠棣,一枚历史爱好者。欢迎大家【关注】我,一起谈古论今,纵论天下大势。君子一世,为学、交友而已!

唐宋时代,中国称黑人曰昆仑奴,《南海寄归内法传》卷下,记南海诸洲名甚多,中有掘伦洲,曰:“良为掘伦初至交广,遂使总唤昆仑国焉,唯此昆仑头卷体黑,自余诸国与神州不殊。”

昆仑奴:让唐朝贵族们爱不释手的人,却掩藏着一段令人唏嘘的真相

但历代史册中,以昆仑为名之国甚多;《旧唐书》卷一九七《林邑传》后云:“自林邑以南,卷发黑身,通号昆仑。”则自占城至爪哇、马来半岛、婆罗洲以及非洲东岸,在此区域内之黑人,皆名昆仑。

故慧琳《一切经音义》卷八一曰:“昆仑语,上音昆,下音论,时俗语便亦作骨论,南海洲岛中夷人也。甚黑,裸形,能驯伏猛兽犀象等。种类数般,即有僧祇、突弥、骨堂、阁篾等,皆鄙贱人也。国无礼义,抄劫为活,爱啖食人如罗刹恶鬼之类也。言语不正,异于诸蕃,善入水,竟日不死。”

以昆仑称黑人,似以《晋书》卷三二《后妃传下》“李太后”条所记为最早,文曰:“时后为宫人,在织坊中,形长而色黑,宫人皆谓之昆仑。”

1、昆仑奴的来源

唐宋来中国之昆仑有:

昆仑奴:让唐朝贵族们爱不释手的人,却掩藏着一段令人唏嘘的真相

(一)充当水手者:慧琳撰《一切经音义》曰:“海中大船曰舶。《广雅》:舶,海舟也,入水六尺,驱使运,载千余人,除货物,亦曰昆仑舶,运动此船多骨伦,为水匠。”骨伦即昆仑异译。《唐大和上东征传》记天宝八年(749)时广州“江中有婆罗门、波斯、昆仑等舶,不知其数;并载香药珍宝,积载如山。”婆罗门、波斯舶上均可能有昆仑奴,但在昆仑舶上更可能有昆仑奴。

(二)经商者:唐樊绰《蛮书》卷六曰:“婆罗门、波斯、阇婆、昆仑诸国人,皆来此贸易。”贸易地虽未说明,但昆仑人亦经商,则已可证明。

(三)为海盗者:《唐会要》卷七五,记唐时有“昆仑海寇”侵寇交趾。《大越史记》引《越史通鉴纲目》记代宗大历二年(767)“海寇来自昆仑、阇婆”。日本僧人迦叶波注《南海寄归内法传》日:“崛伦、骨伦、昆仑,盖一地异名也,其人不知礼义,惟事盗寇。”故费氏《昆仑及南海古代航行考》中曰:“此种作水手、商人、海寇之昆仑,明系暹罗、越南半岛、马来半岛、马来群岛之人。”

(四)随使入朝者:《新唐书》卷二二二“诃陵国”条曰:“元和八年(813)献僧祇奴四。”僧祇奴为昆仑奴之一种。《旧唐书·南蛮传》“诃陵国”条,元和十三年(818)“遣使进僧祇女二人”。同书《宪宗本纪》,“元和十年(815)八月丙寅”条:“诃陵国遣使献僧祇僅及五色鹦鹉、频伽鸟,并异香名宝。”《新唐书》卷二二二下“室利佛逝”条曰:“咸亨至开元间(670~741)数遣使者朝,表为边吏侵掠,有诏广州慰抚;又献侏儒、僧祇女各二及歌舞。”

昆仑奴:让唐朝贵族们爱不释手的人,却掩藏着一段令人唏嘘的真相

而昆仑国人亦有被献来华者,见《南诏野史》:“是年(僖宗光启元年,885)昆仑国献美女于舜(南诏王),甚见宠幸。”《宋史》卷四九〇《大食传》:“太平兴国二年(977)遣使蒲思那、副使摩诃末、判官蒲啰等贡方物,其从者目深体黑,谓之昆仑奴。

(五)有被卖为奴者:明初叶子奇著《草木子》卷三下《杂制》日:“北人女使得高丽女孩童,家僮必得黑厮,不如此,谓之不成仕宦。”养黑厮既成风气,则虽为明初所记,谅必为唐宋元以来相沿已久之旧俗。

2、昆仑奴为何在唐代备受青睐?

唐代最著名之昆仑奴为康昆仑,乃音乐家,弹得一手好琵琶,见《乐府杂录》。其文曰:“贞元中,有康昆仑第一手,始遇长安大旱,诏移南市祈雨,及至天门街,市人广较胜负,斗声乐。即街东,有康昆仑,琵琶最上,必谓街西无以敌也,遂令昆仑登彩楼,弹一曲《新翻羽调绿腰》。

昆仑奴:让唐朝贵族们爱不释手的人,却掩藏着一段令人唏嘘的真相

关于康昆仑之记载,尚有《国史补》:“韦应物为苏州刺史,有属官,因建中之乱,得国工康昆仑琴瑟琵琶,至是送官表进入内。”

康昆仑为外人,当无疑问。一因唐代到中国之黑人颇多,昆仑为黑人之别称;二因中国人名昆仑者,必因其皮肤颜色与黑人近似,描写康昆仑者,从未言其肤黑;三因其姓康,康为外国姓。安禄山原亦姓康,母为西域女巫;康昆仑亦从女巫学一品经调,可以互证。

白居易有诗谓天宝末,康居献乐伎,年代相去亦近,或即康昆仑来中国之机会。

另外,唐代的文学作品中也有关于昆仑奴的记载:

(一)摩诃,见《太平广记》“龙类”,《陶岘传》,曰:“善游水而勇捷,遂悉以钱而买之,曰:‘吾家至宝也。’”称“海船昆仑奴”,常投古剑玉环于水,命摩诃取之。最后竟因此而丧生。

(二)水精,见《太平广记》“龙类”,《周邯传》,曰:“贞元中,有处士周邯,文学豪俊之士也,因夷人卖奴,年十四五,视其貌,甚慧黠,言善人水如履平地,令其沉潜,虽经日移时,终无所苦云。”不明言昆仑奴而曰水精,因裴氏已有《昆仑奴传》,避其重耳。《广记》卷二三二《器玩类》引《原化记》曰:“唐周邯自蜀沿流,尝市得一奴,名曰水精善于探水,乃昆仑、白水之属也。”是水精即昆仑奴之异名也。

昆仑奴:让唐朝贵族们爱不释手的人,却掩藏着一段令人唏嘘的真相

(三)磨勒,见同书卷一九四,《豪侠类》,“昆仑奴传”曰“出《传奇》”。磨勒,昆仑奴也,能负人逾垣;又能负囊素妆奁,原文末称有人欲擒磨勒,彼乃“持匕首飞出高垣,瞥若翅翎,疾同鹰隼,攒矢如雨,莫能中之,顷刻间,不知所向”。

杜甫戏作俳谐体《遣闷》诗为最著名,诗中有句曰:“家家养乌鬼,顿顿食黄鱼。”诸家诗话,对乌鬼之解释曰乌蛮鬼,即昆仑奴也,指昆仑奴。《梦溪笔谈》卷十六曰:“士人刘克博观异书,杜甫诗有‘家家养乌鬼,顿顿食黄鱼’,世之说者,皆谓夔峡间,至今有鬼户,乃夷人也,其主谓之鬼主。”

《冷斋夜话》卷四曰:“川峡路民,多供事(或作祀)乌蛮鬼,以临江,故顿顿食黄鱼耳。”按《原化记》谓周邯自蜀沿流,市得一奴,乃昆仑、白水之属;又裴铏《周邯传》云夷人卖奴,云蜀之溪壑潭洞无不届,邯自蜀乘舟下峡,抵江陵。

唐人小说屡言昆仑奴善水,善水亦必善捕鱼。《梦溪笔谈》称刘克博观异书,《苕溪渔隐丛话前集》卷九引《西清诗话》,称其穷赅典籍,人有僻书疑事,多从之质。可见克之博雅,为时人所称。克尝注杜子美、李义山集。

昆仑奴:让唐朝贵族们爱不释手的人,却掩藏着一段令人唏嘘的真相

《冷斋夜话》撰人惠洪,本姓彭,名德洪,初在峡州,所记自是目睹。惟宋代川峡间供事乌蛮鬼,惠洪乃以宋事解唐诗,误释杜诗所云:“养乌鬼”曰:“俗人不解,便作养畜字读”,实则惠洪所见,或系鬼户供祀祖先,或畜奴之家,因奴忠勇,既死,则祠而事之。惟杜诗所谓养,则明系畜养之养。唐时买奴畜奴之风极盛,未闻有供祀者,惠洪误为一谈耳。

由此观之,则知唐代之昆仑奴,颇为人所重视;且有超人能力,勇敢而能牺牲;惟其如此,故能为稗官小说之主要题材之一,是其人名与细节容有虚构之处,而唐代昆仑奴为数颇多,则必为事实无疑。

(正文完)

如果有其他关于历史领域的话题或观点可以【关注】我私聊,也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,第一时间回复。
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一表人才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eixiu6.cn/sbzx/253.html

君子一世,为学、交友而已!唐宋来中国之昆仑的相关文章

  • 雅典和斯巴达海陆联手打败了不可一世的波斯

    雅典和斯巴达海陆联手打败了不可一世的波斯:公元前448年,雅典和斯巴达海陆两强联手打败了不可一世的波斯,雅典领导的提洛同盟盛极一时,纳贡的城邦多至150个。但雅典人膨胀了,提高纳税额度进行勒索,插手他邦内部事务,

    资讯
网站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