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杰杜彼在2019日内瓦展上的好表

作者:admin
来源:http://www.weixiu6.cn/sbzx/63.html
日期:2022-09-09 20:06
评论:0
阅读 79

纵观人类历史,微生物对人类的影响从来都不像它的型号那样微渺。尤其是病原微生物,可以侵犯人体,引起感染甚至传染病,我们也称之为病原体。如今全民居家防疫的新型冠状病毒,就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病原体。

在当今科学技术先进,医疗条件完备的情况下,只要全民保持健康的卫生秩序,耐心地度过一段并不漫长的艰难时日,有条件者,以一颗利世的心,奉献自己的智力和技术,我们就能损失最小化地度过这次疫情。

雅典的衰落:战争、瘟疫与黄金时代的终结

美国著名历史学家麦克尼尔在其《瘟疫与人》一书中指出:“传染病在历史上出现的年代早于人类,未来也将会和人类天长地久地共存,而且,它也一定会和从前一样,是人类历史中的一项基本参数以及决定因子。”瘟疫对文明来说,既是生存的危机,又是发展的转机,防控得法,人类就会变得更加坚强,反之则是对人类生存的沉重打击。

在公元前430年至前427年,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突发的大瘟疫,对城邦造成了非常沉重的打击,也成为雅典最终败于斯巴达的重要因素。开创了雅典黄金时代的伯里克利,在这期间也不幸地染上了瘟疫。

著名历史学家、后来担任雅典十将军之一的修昔底德对这场大瘟疫进行了详细记载。

修昔底德描述说,在此次瘟疫中,患者的病情分为四个阶段:

阶段一:从头部发高烧等症状到病情恶化,转移到胸部;

阶段二:疼痛、剧烈咳嗽;

阶段三:腹部疼痛、呕吐、痉挛;

阶段四:肠道出现严重的溃烂、腹泻,直至死亡。

雅典的衰落:战争、瘟疫与黄金时代的终结

根据修昔底德的记载,当时人们只知道死亡的人数在剧增,但找不出原因,也找不出制止的办法。尸体多得无人掩埋,连食人的鸟兽都因撕咬了尸体而死亡,家中的狗畜都不能幸免。

雅典人一直在苦苦寻找防治措施,他们试验了各种药方,但都没有奏效,而且照顾病人的家属和医生也先后染病死亡。由于一直缺乏隔离政策,人们在照顾病人的过程中很容易受到感染,患者数量急剧增加。

大瘟疫爆发在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第二年,当时原本居住在乡村的雅典人,因为战争,不得不短期集聚在雅典城内,这就使得瘟疫的传播有了拥挤、肮脏与封闭的环境沃土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修昔底德还写道:“人们像羊群一样地死亡着。病人裸着身体在街上游荡,寻找水喝直到倒地而死。由于吃了躺得到处都是的人尸,狗、乌鸦和大雕也死于此病。存活下来的人不是没了指头、脚趾、眼睛,就是丧失了记忆。”

这场瘟疫是人类历史上记载较详尽的最早的一次重大疾病,直接导致了近1/4的居民死亡。

雅典的衰落:战争、瘟疫与黄金时代的终结

而瘟疫对社会的影响不只是因为其致病能力,而且在于它对民众心态的影响。瘟疫爆发后,雅典社会秩序陷于混乱,人们开始及时行乐,公开地放纵自己,不少人决定迅速地花费掉金钱,以追求快乐。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雅典社会风气的变化。

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人说,道德的沦丧或许是导致文明毁灭的深层原因。雅典大瘟疫使辉煌璀璨的希腊文明迅速走向衰败。发病原因人们现在也无从得知,但根据记载,瘟疫期间的雅典人在道德层面有着非常疯狂的劣迹。

在恐慌面前,有的人会冒出及时行乐的思想,从而逃避对现实的恐惧。疾病摧毁了他们最后的心理防线,让他们心理扭曲,行为乖张。在大瘟疫期间,雅典城内呈现出一种比死亡更触目惊心的景象:在尸体边上有许多醉生梦死、等待死亡的人,雅典城因为人们的绝望而土崩瓦解。

雅典的民主政治领袖伯里克利在公元前429年,再次被推选为雅典首席将军,在瘟疫和战争袭来,内忧外患不断的情况下,继续领导雅典人民。如果你了解这个雅典黄金时代的开创者,就会知道伯里克利的演讲非常鼓舞人心:

雅典之伟大乃是由那些刚毅不拔,深知己任,在战斗中时刻有着荣誉感的将士们缔造的。一但他们的努力不能成功,需要他们以大无畏气概来报效祖国,他们不认为这是耻辱,因而作出了最崇高的奉献。他们就这样为国捐躯了。他们中的每个人都将千古流芳。他们的陵墓将永放光华,因为这不仅是安葬英灵的墓穴,而且是铭刻英名的丰碑。无论何时,只要谈到荣誉或实践荣誉,人们就会提到他们。他们永垂不朽。

雅典的衰落:战争、瘟疫与黄金时代的终结

然而伯里克利上任不久,也染上瘟疫而为国捐躯,这使得雅典陷入了无休止的、混乱的党派纷争之中,其所带来的内耗是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失败的主要原因。公元前404年,雅典向斯巴达投降。从此古希腊陨落。战败后的雅典沦落为希腊世界的二流城邦,丧失了原有的霸主地位。雅典的黄金时代,在战争、瘟疫和内斗中,维持了五十年便黯然结束。

上面我们已说过,瘟疫对人类文明来说,既是生存之危机,又是发展之转机。这一点在雅典大瘟疫的危机中,也同样适用。人类文明的转机,无非是在两个层面的更新和优化,其一是道德,其二是科学。

在雅典城中有这样一尊铁铸肖像,上面镌刻着这样一段铭文——“谨以此纪念全城居民的拯救者和恩人”,铁像的主人便是被世人誉为“西方医学奠基人”的希波克利特,人们相信他就是那个为雅典瘟疫终结作出巨大贡献的伟大医学家。

雅典的衰落:战争、瘟疫与黄金时代的终结

"我以阿波罗,阿克索及诸神的名义宣誓:我要恪守誓约,不给病人带来痛苦与危害。如果我违反了上述誓言,请神给我以相应的处罚。"

这是古代西方医生在就业时宣读的一份有关医务道德的誓词。它的主要内容,就主要来自古希腊医师希波克利特的行医誓言。当人性在苦难面前沦陷的越深,道德的誓言往往越显得不堪一击。然而此时坚守者,其品格可沉淀千古。

据说雅典大瘟疫瘟疫爆发后不久,希波克利特就冒着生命危险前往雅典,一面调查疫情,一面探寻病因及解救方法。不久,他发现全城只有一种人没有染上瘟疫,那就是每天与火打交道的铁匠。火起到了隔绝与净化空气的作用,他由此设想,或许火可以防疫,于是在全城各处燃起火堆来扑灭瘟疫。炙热的火焰在阵阵海风中卷动,扬起的浓浓烟雾在城内四处飘散。在火与烟的逼迫下,疫情开始缓解,雅典终于被拯救。

雅典的衰落:战争、瘟疫与黄金时代的终结

希波克利特著有《论圣病》一书。“圣病”是当时人对癫痫病的称呼。人们把它看做是和神有关的一种病患,而希波克利特则指出病因在脑,而非神。

希波克利特的故事很多,有一次他在市场上看到一个突然神志丧失的人,全身抽动,面色青紫,嘴里还不断吐出泡沫。众人都以为其人中邪,惊慌失措的呼喊着快去神庙请僧侣来。

正巧有位僧侣经过,看了看病人,板起面孔说:“啊——这人得了神病,要请神来宽恕他。快把他抬到神庙里去!”

希波克利特站了出来,告诉众人,这人患的是癫痫症!把他抬到神庙去,只会耽误病情。癫痫是一种突然发作的暂时性大脑功能紊乱的病症。希波克拉底指出的病因是正确的;他提出的这个病名,也一直沿用到今天。

然而众人还是将病人抬到神庙,这让希波克拉底极为痛心,从荷马时代以来的古希腊的医学传统,普遍认为,疾病是神的“谴责”。这样治病,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。因此希波克拉底发愿开创了医学的新时代,将医学从庙堂祭司手中彻底解脱出来。

希波克利特认为,感觉冲动归于脑,脑是知识的场所。由于脑,我们才能思维、理解、看见、听见,才知道美和丑,善和恶,适宜和不适宜。也是因为脑,我们才变得疯狂,害怕和恐惧。而当时人们认为心理活动在于心脏。而希波克利特则认为在于脑,这是由他的医学经验得到的结论。

雅典的衰落:战争、瘟疫与黄金时代的终结

在古希腊,巫师们具备法力,能够通过咒语等救治人的伤病。事实上,希波克利特不这么认为。尤其是在雅典大瘟疫时,人们完全无法借助神力而得救,而一旦法力失效,人们就陷入了无可奈何的绝望,对所谓民主与道德的圣物,也弃之不顾。

此时希波克利特以科学辩证的方法来探究防治措施,并以笃定的医德来救济人的身心,现在看来,那场几乎毁灭了雅典文明的大瘟疫,难道不也孕育着科学、理性和道德的新文明因素?
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一表人才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eixiu6.cn/sbzx/63.html

罗杰杜彼在2019日内瓦展上的好表的相关文章

  • 以精湛的制表技艺和美学理念在钟表界树立形象

    以精湛的制表技艺和美学理念在钟表界树立形象:在众多制表大师中,米歇尔·帕玛强尼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。看到他对工作的专注,更能感受到他对艺术和钟表的热情和执着。于是,这种魅力就完全转移到了帕玛强尼的时计上,让帕玛

    资讯
  • 罗杰杜彼手表走时不准确解决方法

    罗杰杜彼手表走时不准确解决方法:每一件艺术珍品都经过精湛工匠的独特工艺精心打造,打造出经典而精致的时计。手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并不少见。我们在佩戴手表的时候,要注意手表走时的准确性。一起来看看罗

    资讯
  • 爱彼手表维修去哪里(爱彼手表维修在广州哪里?)

    爱彼手表维修去哪里(爱彼手表维修在广州哪里?):您购买AP爱彼手表时的保修单上是有售后服务的联系方式和地址的,也是有保养服务的,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些大型正规的维修中心去保养,在广州的话,可以去广诚看看,老字号正规维

    故障
网站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