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世之下潜伏的危机——希腊城邦的覆灭

作者:admin
来源:http://www.weixiu6.cn/sbzx/709.html
日期:2022-10-12 21:01
评论:0
阅读 144
《雅典学派》

作品信息

画名:《雅典学派》

作者:拉斐尔 Raffaello Sanzio

年份:1509-1510年

画作材质:壁画

原作尺寸:底宽770厘米

馆藏处:罗马 梵蒂冈签字大厅

作品鉴赏

拉斐尔在签字厅的湿壁画,表现学术的四个领域:神学、哲学、法律和艺术,其中《雅典学派》最著名,一直被公认为文艺复兴盛期完美地体现古典精神的杰作。其题材是"雅典思想学派":一群著名的希腊哲学家集聚在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周围,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姿势,都在从事自己的学术活动。

《雅典学派》

在雄伟壮丽的大厅里,汇聚着人类智慧的明星,他们是不同时代、不同民族、不同地域、不同学派的杰出学者、思想家,古今同堂,自由热烈地进行学术讨论,可谓洋溢着百家争鸣的气氛,凝聚着人类天才智慧的精华。画面构图宏大,视觉中心人物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。围绕这两位大哲学家画了50多个学者名人,各具身分和个性特征。 他们代表着古代文明中七种自由学术:即语法、修辞、逻辑、数学、几何、音乐、天文等。画家借以表彰人类对智慧和真理的追求,以及对过去文明的赞颂,对未来发展的向往。

我们欣赏这幅巨作,如同进入人类文明博大精深的思想世界,这个思想领域是由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争论展开的。他们两人从遥远的历史走来,边走边进行激烈的争论。从一上一下对立的手势,明显地表达了他们在思想上的原则分歧。两边的人物成众星捧月分列两旁,表情动势向着两位争论学者,有的注目倾听,有的用手势欲表达自己的看法,强化了画面的中心。

《雅典学派》

画幅左面一组的中心人物,是身着长袍,面向右转,打着手势在阐述自己的哲学观点的苏格拉底;下面身披白色斗篷,侧转头冷眼看着这个世界的青年人,是画家故乡乌尔宾诺大公弗朗西斯柯;大公身后坐在台阶上专心写作的秃顶老者,是大数学家毕达哥拉斯,身边的少年在木板上写着“和谐”和数学比例图;身后上了年纪的老人,聚精会神地注视毕达哥拉斯的论证,准备随时记录下来;那个身子前倾伸首观看,扎着白头巾的人,据说是回教学者阿维洛依。

《雅典学派》

画面左下角趴在柱墩上、戴着桂冠正在专心书写的人,有人定为语法大师伊壁鸠鲁;画中前景侧坐台阶、左手托面、边沉思边写作的人,是唯物主义哲学家德谟克利特;他身后站着一位转首向着毕达哥拉斯的人,他一手指着书本,好像在证明什么,他就是修辞学家圣诺克利特斯。

《雅典学派》

画面中心显眼处的台阶上横躺着一位半裸老人,他是犬儒学派的哲学家狄奥尼,这个学派主张除了自然需要之外,其他一切都是无足轻重的,所以这位学者平时只穿一点破衣遮体,住在一只破木箱里。画的右半部分又分几组。

《雅典学派》

前景主体一组的中心人物是一位老者,他是几何学家欧几里德,他正弯腰用圆规在一块石板上作几何图,引来几位年轻学者的兴趣;欧几里德后面那个背向观众手持天文仪的人,是天文学家托勒密:对面的长胡子老人是梵蒂冈教廷艺术总监、拉斐尔的同乡勃拉曼特;那个身穿白袍头戴小帽的是画家索多玛,在索多玛后面的只微露半个头颈,侧面看着我们的就是画家拉斐尔本人。

《雅典学派》

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最善于在画中描绘自己崇敬或诅咒的人,也爱将自己画到画中,借以表明自己对画中事件的态度,或代表签名。这幅壁画画家巧妙地利用拱形作为画面的自然画框,背景是以勃拉曼特设计的圣彼得教堂作装饰,两边作对称呼应,画中人物好像是从长长的、高大过道廊走出来,透视又使画面呈现高大深远。建筑物的廊柱直线和人物动态的曲线相交融,产生画面情境柔中有刚,加之神像立两旁,使画中充满深层的古典文化气息。画家极善利用台阶,使众多人物组合主次前后有序、真实、生动、活泼,画面将观赏者带进先哲们的行列。这宏大的场面,众多的人物,生动的姿态表情,具有肖像性人物个性刻画,布局的和谐、变化且统一的节奏,可谓把绘画创作发展到文艺复兴时期的顶峰。

画中的著名人物

《雅典学派》

哲人柏拉图:挟著《帝迈马斯篇》,以手指指天。拉斐尔以达芬奇为原型绘制的此人物。

哲人亚里斯多德:手拿《伦理学》,另一手伸前。拉斐尔以米开朗基罗为原型绘制的此人物。

哲人苏格拉底正和亚历山大大帝交谈。

伊壁鸠鲁:头戴叶冠者。

数学家毕达哥拉斯:手执圆规研究毕氏定理。

阿维洛伊:头缠头巾。

赫拉克里特:最前方中央偏左握笔倚书桌思考者。

第欧里尼

欧几里得:在厚书上写字者。

琐罗亚斯德

天文学家托勒密:手持地球仪者。

《雅典学派》与米开朗琪罗、莱奥纳尔多《最后的晚餐》

从《雅典学派》的形式和风格可见,拉斐尔在创作过程中,必然到西斯廷礼拜堂去看过米开朗基罗临近完成的天顶画。拉斐尔笔下那结实有力的人物造型,那戏剧性的人物组合效果,以及整幅画面的巨大表现力,无不来自米开朗基罗。然而,拉斐尔并没有机械地照搬年长大师的人物姿态和动作,他巧妙地把它们消化到自己的风格中去,由此赋予不同的意义。在米开朗基罗那里,肉体与精神,行动与情感发生着永恒的冲突,而在拉斐尔这里,它们达成了和谐平衡。画面人物各得其所,刻画得清晰而伟大。

在这一点上,《雅典学派》似更接近于莱奥纳尔多的《最后的晚餐》。一如莱奥纳尔多画中的使徒,《雅典学派》中的每一位哲学家形象都显露莱奥纳尔多所说的"心灵的意图",那串连个体人物的形式节奏,那人物趋于中心的对称构图,以及人物与建筑环境的相互依赖,诸如此类的特征都与《最后的晚餐》有同工异曲之妙。

不过,与《最后的晚餐》相比,拉斐尔画中的古典建筑在构图上更为复杂,受布拉曼特的启发,画中的建筑看上去发展了布拉曼特为圣彼得大教堂设计的新方案。《雅典学派》一画,其人物和建筑场景符合几何学的精确性,展示了宏伟的空间,将马萨乔所开创、为曼坦尼亚等人所继承的错觉主义传统推向了顶峰,令后人难以超越。
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一表人才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eixiu6.cn/sbzx/709.html

盛世之下潜伏的危机——希腊城邦的覆灭的相关文章

网站公告